要聞

【聚焦全國第六個扶貧日】四川:決戰時刻,讓你我同行

發布日期:2019-10-17 09:57:18文章來源:四川日報

版首語

今天是全國第六個扶貧日。四川有全國第二大藏區、最大彝區和唯一羌族聚居區,是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近年來,我省扎實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落實落地,并取得了決定性進展。

在扶貧日這樣一個節點,在脫貧攻堅戰進入決戰決勝這一關鍵階段,回望過去,展望未來,我們齊心協力,主動作為,向脫貧攻堅最后堡壘發起最后的沖刺!

四川日報記者 梁現瑞

10月16日,遂寧射洪市沱牌鎮桑樹林村村民正忙著給地里的蘿卜青苗蓋薄膜。脫貧攻堅戰中,我省許多地方都在推行“訂單種植”模式,幫助村民增收致富。 劉昌松 攝(視覺四川)

樹葉發黃,天氣漸寒。

10月17日,在時間的長河中,原本沒有什么不一樣。豐收的秋天接近尾聲,料峭的冬日即將來到。

因為5年前的一個決定,賦予了它的與眾不同。2014年,國務院決定將每年10月17日定為“扶貧日”。

這是一種提醒。經過數十年的持續努力,我們的國家已經獲得了長足的進步。當前,中國的GDP總量已經排位全球第二,人均GDP逼近一萬美元大關。但是,在我們享受美好生活時,這個世界距離我們不遠的角落,仍有不少人依然被貧困所困擾。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的東西,對于他們來說,依然是難以企及的夢想。當我們正籌劃一次出國旅行時,他們依然上不起學,看不起病,住不上安全的住房。

截至2018年末,按現行國家農村貧困標準測算,中國農村尚有1660萬人沒有脫離貧困,貧困發生率為1.7%。在四川,兩個指標對應的數字是71萬和1.1%。

這是一種召喚。貧困不是偶然發生的,其背后有復雜的時代背景和現實土壤,與一個地區的政治、經濟、社會、自然環境密不可分。

貧困產生于社會。脫離貧困必然依賴于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這個特殊的日子,一種無聲的召喚在響起:行動起來,加入到脫貧攻堅的偉大事業中。

很多年前,韓國為了消除城鄉差別,三星公司發起了“一企一村”的幫扶模式,開始是去幫助村里的孤寡老人,后來是幫助村里發展經濟,效果顯著。

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穆罕默德·尤努斯在孟加拉國推行“鄉村銀行”,妙招是讓窮人結成“五人小組”進行貸款,利用層層信任與親情約束,提高還貸率。10年前,在汶川地震災后重建中,這種模式被設計成“一對一”幫扶計劃——一些富裕家庭或企業,向災區村民提供一兩萬元無息借款建房。借款人分期還款,村委會和相關五戶村民聯合擔保。很多災區群眾,正是在這個計劃的幫助下,完成了災后重建。

這更是一次集結。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任何一個地區、任何一個民族都不能落下。

當前,距2020年底僅剩下不到500多個日夜,脫貧攻堅到了決戰決勝的關鍵時刻。對四川而言,貧困人口數量已經不多,但他們都是困中之困、堅中之堅,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盡管全省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成效,但仍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彝區藏區還有深貧縣28個、貧困村935個、貧困人口36.4萬人,深度貧困與自然條件、民族宗教、社會治理等因素交織,脫貧難度更大,特別是涼山特殊問題治理需要一定時間。不僅如此,貧困人口“三保障”和省內對口幫扶尚存在薄弱環節,東西部扶貧協作還需加力……

“宜將剩勇追窮寇。”肅清“頑敵”,來不得半點輕敵、來不得半點松懈、來不得半點馬虎。需要更大勇氣、更大力度和更強意志。

不止是繼續攻堅。提高脫貧質量,鞏固脫貧成果,減少和防止脫貧后返貧依然任重道遠。

僅靠黨委政府遠遠不夠,我們需要的是一場真正的“全民戰爭”。正如幾十年前的抗戰一樣,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每一個巴蜀兒女,都有義務參與到這場偉大的時代“戰爭”中來。

“軍號已吹響亮。”9100萬四川兒女,為了決戰勝利,一起來吧!

我省去年扶貧日期間募集資金25億元

省級募集資金全部用于貧困村、貧困人口脫貧

四川日報訊(記者 侯沖)10月16日,吃過午飯,樂山市馬邊縣永紅鄉五馬村幼教點里,孩子們躺在兒童床上睡得香甜。這些床是去年扶貧日期間,國網樂山供電公司捐贈的。

記者近日從省扶貧開發局獲悉,2018年扶貧日系列活動期間,全省募集資金共25億元。其中,省級募集4.06億元,市縣及部分國企、央企募集20.94億元。按照捐贈資金分級管理、各負其責的原則,市縣募集資金分別由市縣統籌管理使用,部分國企、央企募集的資金定向用于其定點扶貧縣的扶貧項目,并向社會公布。

省級募集的4.06億元中,定向捐贈資金約4.05億元,非定向捐贈資金100萬元,已全部用于我省貧困村、貧困人口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

定向捐贈資金主要由三峽集團捐贈,共4億元,已用于涼山州、攀枝花市、宜賓市18個縣2019年脫貧攻堅,用于實施住房建設、產

業發展、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建設和貧困人員技能培訓等五大類61個項目。另外一部分定向捐贈資金是省直部門(單位)定向捐贈的508萬元。按捐贈者意愿,該筆資金已全部撥付到指定賬戶定向使用,其中304.8萬元用于深度貧困縣脫貧攻堅。

此外,去年扶貧日期間,四川還募集非定向捐贈資金100萬元。經報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同意,該筆資金用于布拖縣黑綿羊繁育基地建設項目。

今年扶貧日期間社會捐贈情況如何?省扶貧開發局負責人表示,據粗略統計,今年全省已募集資金21.55億元。其中,市州募集11.71億元、國有企業捐贈8.06億元、四川省扶貧基金會募集1.78億元。

國網馬邊縣供電公司副總經理熊華也表示,“今年10月17日,計劃再為榮丁鎮后池村幼教點捐贈90張兒童床。”

四川8案例入選“全球減貧案例征集活動”最佳案例

四川日報訊(記者 侯沖)10月16日,110個“全球減貧案例征集活動”最佳案例名單在2019中國扶貧國際論壇上揭曉,來自四川的案例共有8個。

這8個案例分別是:中國工商銀行駐四川省南江縣定點扶貧工作組提交的《由“發羊”到“借羊”,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四川省南江縣黃羊養殖產業扶貧案例》,共青團內江市市中區委員會提交的《關愛農村留守兒童健康成長——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關愛貧困村留守兒童項目案例》,樂山市民政局、樂山市扶貧開發局提交的《“集中供養+居家救助”幫助特殊困難家庭奔小康——樂山市民政局和扶貧開發局幫扶特困家庭案例》,江油市商務和旅游局、江油市扶貧開發局提交的《通過資源整合構建農業產供銷全產業鏈服務體系——江油市城鄉商貿流通體系轉型升級》,四川銀保監局非銀行機構檢查處提交的《通過利用商業保險減少貧困戶返貧——四川巨災保險案例》,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反貧困政策實驗室提交的《通過激發貧困人口內生動力促進地區減貧——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勞動收入獎勵計劃”案例》《通過青少年教育促進計劃提升貧困地區學生學習動力——“青少年教育促進計劃”案例》,以及眉山市大學生創業聯合會提交的《發揮公益組織作用,促進貧困戶脫貧——眉山市大學生創業聯合會扶貧案例》。

記者梳理發現,上述案例既關注產業扶貧這一脫貧攻堅根本之策,也關注貧困群眾內生動力激發,以及如何防止返貧等,涉及脫貧攻堅全過程。

例如南江縣黃羊扶貧案例,即由南江縣定點扶貧單位、中國工商銀行總行購買優質母羊捐給村里,再由村里借給有養殖意愿和能力的貧困群眾飼養,兩年后借羊群眾把黃羊還回村集體,村集體再將羊借給其他村民,如此循環。

扶貧先扶志。如何激發貧困群眾內生動力?西南財經大學團隊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在我省樂山市、雷波縣等地推動的“勞動收入獎勵計劃”,是有益探索。

該計劃是全國首個通過征收負所得稅扶貧的實驗,對低收入家庭的勞動所得給予一定的現金獎勵,用“以獎代補”的扶助形式,鼓勵其通過增加勞動供給來增加家庭收入。這意味著,貧困群眾干活兒賺的錢越多,發的獎勵金也就越多。通過這種方式鼓勵他們靠自己奮斗,戰勝貧困。

據了解,“全球減貧案例征集活動”于2018年5月23日正式啟動。該活動由世界銀行、聯合國糧農組織、國際農業發展基金、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亞洲開發銀行、中國國際扶貧中心和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聯合發起,面向全球關心扶貧的組織和個人征集原創優秀減貧案例,旨在以案例為載體,推廣分享國內外減貧成功實踐。


精准207码期期中